????沈言第一次发现,钱币落入木箱时发出的叮咚之声,是如此的美妙动人。他躺在安乐椅上闭目养神,身体却大幅度的歪着……已经快要贴到钱箱上去了。

????“五银币。”一个耳熟的声音说道。

????沈言睁开眼睛,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花白的头发。马克西站在他面前,没有戴面具……他的表情,就像两个人初次见面一般。马克西没有将钱丢进箱子,而是整齐的搁在钱箱上,便转身离开。

????陪着马克西一起上船的,同样是一个熟人——辛迪,在圣堂孤儿院帮忙的女人——她除了没有包着头之外,衣着基本没变,沈言一眼就认出了她。

????“那人是?”马克西踏上高台,辛迪却留在下面等他。显然交的钱就是一人份,显然马克西十分的刻板。

????“我父亲。”辛迪冷着脸回道。

????她当然不可能认出沈言,沈言现在是个圆脸儿的小胖纸。

????她现在正恼火呢!本想到码头抓法郎东换赏金,结果这个法郎东居然光明正大的出现!她不是莽撞之人,立刻去公告栏去查看……果然,关于法郎东的悬赏已经取消了!

????这让她又郁闷又恼火……但也有一丝窃喜。

????恼火当然是因为没钱拿。

????至于窃喜……是因为她父亲是个重男轻女的老古董!当年由于魔潮紧急,马克西等妻子刚一怀孕就参加了觉醒仪式。结果等从战场上回来,发现妻子给自己生了个女儿……马克西嘴上不说,心里不大高兴,这些年一直策划着给辛迪找个丈夫入赘,好继承他留下的东西。

????最近他相中了团里的一个年轻的德鲁伊,各方面马克西都很满意!就当他想安排女儿和这个人相处的时候,人被沈言给宰了……所以辛迪对这个法郎东的观感真心复杂。

????一起看着马克西站到剑前,二人同时紧张起来——他们都知道马克西这个看上去干瘪的老头子,体内拥有多大力量!

????果然,当马克西握上剑柄的时候,沈言的脑内传来潘妮的惊呼声。紧着着似乎老头儿和剑都静止了,可沈言躺着的安乐椅,却一个劲儿的在向墙角滑动!惊得他立刻跳了下来。

????“船!”岸上不少人在大声尖叫,“船歪了!船歪了!”

????只见随着马克西发力,这艘少说也有几百吨的双桅帆船,居然渐渐的向一侧倾斜!

????到最后,船上的人甚至不得不抱着身边的木头,才能保证自己不滚下去。过了几分钟,马克西长长吐了口气,将手松开。然后船身猛的正了过来,在两边激起数十米高的水柱!

????船上船下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!尼玛,船都掰弯了,你这个力量犯规了啊!

????哪知道老头儿居然还一脸不满意的样子,摇摇头,很寂寞的下了台子。“走吧,”他先对辛迪说,然后转头看向沈言。“我会再来找你……法郎东。”

????我去,吓得我小心肝儿都扑通扑通直跳。

????不过马克西这一下尝试后,很多高手就跟着放弃了。马克西的力量无论在佣兵群体还是当年的老兵嘴里,都赫赫有名。他都拔不出来,说明这把剑真的要看机缘,不是靠蛮力能拔出来的。

????既然靠机缘……那我总得先回去洗个手,再去次神殿拜个神罢!

????我这只手刚杀过人,还上厕所来着……

????*****

????“这是五银币。”

????一个矮个子男人低着头,正要将钱投进箱子,结果被突然伸来的手给拦住了。他抬起头,发现竟然是那个神秘的剑主人法郎东。

????“怎,怎么了?不让拔吗?我有钱的。”男人磕磕巴巴的说道。

????“唉~别拔了,你不成的。”沈言尽量和颜悦色的说道,“拿着钱回家去吧。”

????“可我,可我第一次拔的时候,剑动了一下!”矮个子抬起头来,急急忙忙的争辩道,原来竟是一个长相俊美的少年。

????“是啊,我也看到了,可你记得你第一次投的是多少钱吗?”沈言温和的提示道……这是个大金主,第一次就扔了一百多金币进去,比所有人加起来都多!这种壕必须得慢慢坑,不能一次坑得太惨,让他以后见到坑就躲怎么办。

????就算将来沈言不做这门生意,也能留给同行啊。

????“原来是这样吗?”少年露出深受打击的表情,原来动的那一下不是因为自己够资格,而是钱给到位了。对于还拥有做梦权力的年轻人来说,真相太残酷了。

????“你也不是没有资格,否则投多少钱剑都不会搭理你。”沈言安慰道,“其实如果你父亲来,再投这么多钱的话,我估计可能性就大得多。”

????“你知道我父亲!你知道我是谁?”少年的脸一下变得煞白,头也不回的跑掉了,连钱都没拿。

????“我当然不知道你父亲,但一次能掏出来成百金币的年轻人,还能是谁?无非就是那两家的败家子儿。”沈言还真猜着了,那真是一位王子!不过是顺位靠后的……对方可不知道,以为底细被沈言彻底看穿,深受惊吓,连夜回国搬救兵去了。

????“得,钱我帮你捐了。”沈言衣袖一扫,几枚银币落入钱箱。

????*****

????“你是坏人!”一个漂亮的、眼睛圆滚滚的少女站在钱箱前面,一边心疼的从自己的小钱包内拿去五枚银币,一边对沈言义正辞严的说道。“可惜我没抓到你,现在你的通缉被取消了,我就不抓你了!这次是城主仁慈……”小姑娘“凶狠的”指指自己的眼睛,“但别再犯事儿,我会盯着你!”

????“是,是,快去拔剑吧,祝你成功。”沈言敷衍的摆摆手。

????他知道某个女儿控一定在偷偷盯着看,没心情跟埃莉卡闲聊。

????“哼!”少女又“恶狠狠”瞪了他好几眼,直到确信已经震慑了坏人之后,才重新戴好猴子面具,兴冲冲的跳着跑上了高台。周围响起一片笑声,原来连这么小的女孩儿都想当王者了,真是有志不在身高。

????“呐,潘妮,逗逗那个熊孩子。”沈言在心里对潘妮说道……

????埃莉卡先是像模像样的活动了一下手脚,然后双手握在剑柄上,吸气把小脸蛋儿吸得鼓鼓的,用力的往上一拔……

????“咦?咦?咦!我怎么好像给拔出来了!”那把剑居然应声而动,毫不费力的随着埃莉卡的动作向上移动。

????埃莉卡被吓了一大跳!围观的人群轰然作响!

????镜子后的某个人,更是连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!

????埃莉卡是个很聪明的孩子,她直觉就感觉到——这把剑不该被自己这么拔出来,于是她想也没想的就又往回一用力——又把剑插回去了!

????然后,埃莉卡傻眼了,围观了的人傻眼了,连镜子后那个偷窥的女儿控,也跟着傻眼了。

????埃莉卡这才意识到到自己干了什么……她把能拔出来的王者之剑又给插回去了!也就是说,如果自家城主爸爸没能拔出剑,那王者之剑就要离开暴风城……自己岂不是成了大罪人?!

????她再用力一拔,这回剑不动了!怎么都不动了——你说不要就不要,你把我当什么剑?

????小女孩的大眼睛渐渐蓄满泪水,“哇”的一声哭着跑走了。

????这下,全世界仇恨的目光,都集中到法郎东的身上!

????剑可以不拔,法郎东必须死!

????————

????PS:求一下月票吧,没有双倍,大家就投了吧。老雷大过年的坚持写也不容易。